当前位置:首页 > 医学研究 >文本: 今晚报数字报-我的这辈子

今晚报数字报-我的这辈子

来源:百度新闻 时间:2018-09-14 16:03:17 编辑:广东省 浏览:880 手机版

编者按:田树培,天津静海人,教育家,曾在美国创办私立大学,对家乡的教育学业贡献卓著。2017年5月31日,田先生在台湾过世,享年88岁。本文是笔者根据对田先生的生前采访内容整理而成。

我是1929年5月2日出生在天津静海县子牙镇大黄庄村,现已年近九旬了(至2017年),总结自己的一生,很坎坷:年少时在天津市读书,考大学后莫名其妙地离开故乡被送到台湾。后来赴美国留学和工作,先后获得电机工程硕士、博士学位,然后任大学教授,最后成为任美国州立大学校长的第一位中国人。1978年,我又创办了私立“加勒比美国大学医学院”——这是迄今为止美国唯一一所以个人财力创办的医科大学。它为国际社会培养了大批医学人才。

我现在算有了些名声,也有了些财产,这些都是身外物,不值得留恋;然而作为海外游子、一个教育从业者,我时刻不忘对于后代人的励志教育。我渴望把我的一生都告诉给国内的年轻人,特别是我家乡的孩子们。希望他们能从我的生平中获取教益——人生来就不是被打败的,只要坚持不懈地努力,就能够取得成功。

少小时期的往事

我小时候非常淘气好动,经常是老师在课堂上讲课,我就在下面玩自己的家当,但是我能够一边玩一边把老师的讲课内容全都听进心里。开始老师总是叫我回答问题,后来他见一提问我就对答如流,久而久之也就不再限制我的行为了。可是我那严于律子的父亲则不然,他在迎门的墙上贴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不好好学习就驱逐户外!给一个棍子和碗,出去要饭。这对于我的自尊心是一种极大的警示和强烈的刺激。虽然我不敢直接扯下,但也能想出自己的小窍门——就在晚上家人睡觉的时候,用点燃的蜡烛去熏烤,纸条很快就被烤得黑乎乎的,看不清了。从此,我为了不做乞丐而开始埋头攻读,也从知识中找到了乐趣。我觉得,这种有针对性的鞭策,对于现在的孩子也是可以借鉴的。

我的中学时代就读于天津一中,“今天我以一中为荣,明天一中以我为荣”——这是一中学子的座右铭。在1948年,我以名列前茅的成绩毕业,准备报考北洋大学(现天津大学)的采矿系,但是在高考中却走了麦城。作文考试是以“大宁之后小宁,小宁之后则安之”为题做一篇文章,而这是我们从来没有学过的。作文占总成绩的70%,就算把其余的所有项目都答对了,也仅能得到30分。那有什么意义呢?我一向自负于第一名,遇到这样的难题就沮丧地放弃考试,马上交了白卷。我回到家里垂头丧气地向家里人讲述了考题的事,学富五车的父亲听到这样的题目也很迷茫。他向一位老私塾先生打听,得知这是一道非常僻涩的《诗经》摘语。于是,我的父亲撰文批评了当时的出题者——这样只能将学生领进八股的死胡同。一时间,在社会上引起巨大反响。当局只得决定取消作文的评分,将其余考题作为100%的成绩。而我因为一时意气用事而放弃,名落孙山。

这个教训是深刻的,我希望年轻人记取这个教训,无论在任何时候都要认真对待、不言放弃,这也成为我日后在任何逆境中不懈努力进取的前车之鉴。

父亲劈头盖脸的责备,还有全家人的无休止数落,一直包围着我——让我好好复习,准备来年的复考。当时,空军电子机械学院刚开始招生,于是我没有等到来年的复考就投考了这个学院,也自然被录取了。然而刚刚入学不久,我们这批学生还没来得及与家人告别,便被稀里糊涂地送上飞机,直接被送到台湾。后来得知,在解放军的全面攻势下,国民党军队溃败而逃到台湾。从此,我的命运也被改写——远离故土亲人,孤身拼搏在异乡。

艰难的岁月

从学校毕业后,我就在桃园机场做地勤。工作很繁琐也很枯燥,这让我不甘心如此平庸地度日,我抓住一切学习机会去猎取知识。我原本英文底子就很扎实,可以和美军顾问团的人员流利对话。为了更上一层楼,我参加了业余的英语培训,一年后就被聘为美军顾问团的联络官。后来我看到顾问团里很缺乏西班牙语的翻译,就买了几本西班牙文的小说,参照字典自学起来。这个阶段,我可以说是废寝忘食,白天忙于工作,晚上熄灯后,就打着手电筒在被窝里学;手电筒没电了,我就跑到外面,借着月光学。机场设在旷野,夜间的蚊虫非常多,我常常被叮咬得浑身是肿包,但是因为太投入而无所感觉,常常是第二天才感到浑身的痛痒。

此时,台湾空军的军需部门有个肥皂厂,就坐落在机场宿舍附近。老板的大女儿是个漂亮的中学生,平常看到我一有空就拿个书本读,很是好奇,就经常把自己不会的课题拿来向我请教。久而久之,两颗年轻的心碰出火花——我们相爱了。

然而,这遭到了女孩子家的强烈反对,肥皂厂老板决不甘心把自己的掌上明珠嫁给一个又贫穷又孤单的小公务员。谁都知道,爱情的火焰是任何人都无法扑灭的,我们两个人最终冲破了重重樊篱结婚了。当地习俗讲究结婚的时候,丈夫要给新婚的妻子买一件旗袍。我用自己那可怜的薪水给她买了一件最便宜的旗袍——这件旗袍的质量太差了,刚洗一水衣长就从脚踝骨缩到膝盖上了。

按照单位规定,28岁的职员结婚才能够分到房子——而当时25岁的我和妻子就借住在一个牛棚里,用篱笆把床与牛隔开。伴着“哞哞”的声音,我对妻子说:“这就是牛郎织女的新婚生活。”生活的艰苦被夫妻的恩爱弥补了,但是岳父家的鄙视嘲笑却深深刺痛了我的心。我决心一定要凭自己的努力,改变现状!几个月后,我报考了军官外语学院,在几百人中脱颖而出,以第一的名次与19位考生同时被录取了。后来,我又是以第一的名次毕业,被“新闻局”借来坐班,任“行政院”新闻专员。

我作为这家的大姐夫,依靠自己的实力赢得了弟弟妹妹们的尊敬,也逐渐得到岳父的器重——老人甚至希望我这个新认的“乘龙快婿”以后来接任自己的产业——然而鸿鹄之志,志在千里,我有自己宏伟的理想抱负。

与蒋氏父子的接触

我后来因为工作原因,与蒋氏父子有了些许接触。我为蒋介石做西班牙语的翻译时,要由沈剑虹在其中做“中文”翻译——因为蒋介石浓重的浙江奉化口音,我很难听懂。沈剑虹是上海市人,北京燕京大学新闻系毕业,美国密苏里大学新闻学院的硕士。当时,宋美龄是台湾“外交人才”的主考官,蒋介石的英文秘书的选定都由她拍板。宋美龄曾亲自指名让沈剑虹做过同声翻译,因为沈剑虹翻译得很合宜,从此以后蒋介石和宋美龄就对沈剑虹很是信任。沈剑虹的前途更是因此而一帆风顺。

那时候,我一直以为沈剑虹是蒋介石最得力的“外交官员”,后来才听说他担任蒋介石英文秘书的酸甜苦辣,因为蒋介石说的是带浙江口音的官话,他有时也听不懂。沈剑虹说:“有时候我自比一架电话机,唯一功能在于传话而已。”后来我在《使美八年纪要——沈剑虹回忆录》中看到,他虽然官至“外交次长”,但是到了“总统府”连走路都是踮着脚尖,小心翼翼,放轻脚步,甚至是蹑手蹑脚,那副模样很滑稽。主要的原因是,他知道蒋介石怕吵,特别是蒋介石睡午觉的时候,如果谁在这时候惊动了他,轻则被骂得狗血喷头,重则滚回老家。

工作期间,我接触最多的是蒋纬国——因为同在“国防部”共过事,工作上有频繁交往。在我的印象里,蒋纬国性情平和,对人的态度比较友善,脑子好、反应快,然而为人低调,一直是谨言慎行。他的德语、英语相当流利。我和他常常用英语对话。蒋纬国一直否认他是蒋介石的养子,我们对此也是讳莫如深。据说他自小聪明伶俐,深得蒋介石喜爱。蒋纬国的第一个妻子石静宜是西北富豪石凤翔的女儿,怀孕9次,但都以流产而告终,最后在1952年因难产母子俱殇。1957年,蒋纬国由戴安国(戴季陶的儿子)陪同到日本东京举行婚礼,与丘如雪结婚,虽然夫妻相差18岁,但俩人感情不错,丘如雪也是几次流产后才生下蒋孝刚。

据说,戴季陶曾经拿蒋介石和自己的照片,让蒋纬国辨认他长得像谁?根据其晚年的自传《千山独行——蒋纬国的人生之旅》,他说当时看到自己酷似戴季陶,但是没有认可——直到晚年,他才承认自己的生父是戴季陶,母亲是一名日本护士重松金子。

在美国从打工仔到校长

我生就酷爱学习,总是渴望进修。因为长期与美国人来往,耳闻目睹美国的先进科学,很是向往。1964年,已经有两个儿子的我向亲戚借了两千美金,搭坐日本的货轮离开家人,到美国留学。到达美国学校验资后,我立刻把借来的两千美金寄回去,于是我就身无分文了。

开始,我在洛杉矶卢燕(美国著名华裔影星)的公司打工。那时的卢燕并不出名,但是从1961年在影帝马龙·白兰度的影片《独眼龙》中出演一个小配角之后,她就开拓了演艺之路——虽然该片并未将其姓名列入演员表字幕中。可能出于同胞之情,她对我很好,看到我有一定的语言表达能力,还提议我给她写个剧本,但是我苦于不会文学创作,只得作罢。

后来,我白天到墨西哥人的三层板粘贴处做工,晚上在美国中餐馆端盘子。许多年后的电视剧《北京人在纽约》很切实地表现了中国人在美国打工的情形。我就这样夜以继日地劳作,一年后挣足了妻儿的路费,把他们接到美国。

提起这段历史,我非常感慨。那时中国人没有地位,到处是鄙视的目光,如果有人问起我的工作,就是“你在哪个餐馆打工?”——好像中国人来到美国只能干最苦、最低卑的餐馆工。我暗暗发狠,心想:我一定要让这些人看看,一个中国人是如何不甘人下的。

我边打工边在美国辛辛那提大学电机工程研究所攻读电机工程硕士学位。拿下硕士学位后,36岁的我又要在美国联合大学读博士。这又引来周围老学者一片讥笑,“这么大岁数还读学位,我们在这么大的时候早读完了。”我半开玩笑半正经地回答:“你们这么大岁数就满足现状了,我要在你们这么大岁数的时候做校长呢。”8年苦读后,我获得哲学博士学位,这为我进入美国教育界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我先后在西弗吉尼亚州立学院任电子工程副教授,后在辛辛那提工艺学院任教授、系主任、教务长。

1975年,俄亥俄州政府为一所州立大学百乐蒙工艺学院向全国公开招聘校长。我顶住嫉妒的嘲讽、善意的劝阻,出类拔萃地夺得头筹。在来自全美国数百位应征者中,这确实太有震撼力了,一个中国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留学生,竟然力挫欧美178位学者,成为美国有史以来第一位华裔校长。我和1990年7月1日就任柏克莱加州大学校长的田长霖(祖籍湖北黄陂)被称为“北南双田”——让美国各界对中国人刮目相看。当时,俄亥俄州州长亲自接见了我,被媒体传播后,一时成为当地家喻户晓的新闻,也成为在美华人的骄傲谈资。我任期的三年多时间里,学校增设了8个科系,增加了50﹪的学生,学校的知名度陡然上升。

自己办大学

1977年,我大学毕业的长子因申请美国几所医科大学不被接受(注:美国的医学院招生很严格,申请者必须本科毕业或具同等学力,才可申请进入医学院学习),只得到中美洲的多米尼加共和国私立医科大学就读。当年6月,我在陪着儿子飞往多米尼加的飞机上,一位家长的话触动了我的神经,“你能给美国人当校长,为什么不能自己办一所医科大学?那样我们的孩子就不用送到国外读书了。”

在美国,医师是最受人尊重的职业,为了保护医师的收入和保证教学质量,美国医师协会和美国医学院联合成立了医学教育鉴定委员会,严格限制开办新的医学院,严格控制每年医学院的录取人数。而且,美国的医学院学制8年,竞争也相当激烈。

我是不甘于寂寞的,更不甘于滞后。1978年,我又开始了新的创业。我辞去了年薪丰厚的公立大学校长职位,在辛辛那提市一所天主教大学租借宿舍,以四万多美元开办了加勒比美国大学医学院。美国历史上第一次由一位东方人在美国本土创办了医学院,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天方夜谭,然而被我变成了现实——其实四万多美元别说是建校舍,就是建教职员工的宿舍也不够。我凭借着在俄亥俄州教育界的影响与威信,加勒比美国大学医学院在1978年8月14日如期成立,不仅生源很多而且教授也纷纷应聘而来——那些教授都是美国医学教育界的翘楚。

学校于蒙塞拉特岛建筑校园期间,学生暂时在美国俄亥俄州辛辛那提市上学。1980年,校园落成,开始启用。也许是天道有意磨英骨,1989年校园被飓风乌戈摧毁,学校暂时移到美国德州。1990年,校园修好之后,学校搬回蒙塞拉特岛。

1992年,我来到美丽的圣马丁岛度假,被这里四季如春的迷人风光吸引了。当地的租房主建议我:“在我们这里买地建房子吧,现在地价很便宜。”似乎是天意的昭示,我当即决定买下15亩地,这一决定为我日后的迁移埋下了伏笔。1995年7月18日,蒙塞拉特岛火山爆发,岛内校园被毁,学校暂时移到伯利兹。面对灭顶之灾,我振作精神,带领全校师生“一切从头来”,在圣马丁岛再次兴建新校舍,其中的艰辛和付出难以言表。1996年,我们便在荷属安地列斯圣马丁岛建新校园。1998年,新的校园落成。

现在谈及这些往事是不堪回首的,当时的我爽朗地对学生们笑着一挥手,说:“一切都过去了,世界上根本就没有过不去的坎儿。”

美丽的校园坐落在海边。岛上风景优美,经济作物丰盛,是旅游胜地。学生们在这里不仅享受高质量的教育,而且还享受当地的独特风景。校董们决议,在校园前方建一尊我的铜像,遥瞰着一浪高过一浪的蓝色大海,俯视着一届又一届的莘莘学子,“我”欣慰地微笑着。

深厚的故乡情结

2009年的8月,我又在美国建了一座ROCKYVISTA大学,因为ROCKYVISTA的意思是“岩石风景”,我就干脆将其翻译成“石景山大学”——谁都知道石景山是“燕都第一仙山”。这一称谓自然表达了我的爱国情怀和念故心理。

我虽然身在异国他乡,但时刻惦记故乡,尤其对家乡的教育事业格外关注。1977年,我致函教育部,要求自费短期回国,研讨中国高等教育和技术训练问题,得到中央领导的高度重视。1978年,我第一次回国探亲后,就在心里埋下了一个愿望:一定要用自己的力量为家乡的教育事业办点实事。此后我几乎年年回国来津。我先后共捐资800多万元人民币给静海县大黄庄。

我先是得知家乡要在我五叔田凤奎老先生创办的“育仁小学”的校址上重建学校,便捐资帮助学校筹建。学校建成后更名为“大黄庄中心小学”。它坐落在静海县子牙镇大黄庄村东南方,于2004年10月1日投入使用,是一所现代化新型小学。校内各科室齐全,设施完善。学校微机室配备戴尔学生专用机46台,各办公室都配有戴尔教师专用机。四川地震发生后,这个学校接收了灾区儿童免费上学。听到这个消息后,我非常高兴地说:“对,对。我争取有生之年为孩子们建更多学校,只要教育不废,国家就会兴旺。”2005年,我又在大黄庄村捐建了一所幼儿园,该园能容纳9个班,有音体美室、图书室、多功能厅、钢琴、电视、电脑、DVD、空调、30米人造草坪跑道、大型组合玩具、塑胶地砖、沙池等教学设备,是一所环境优美、设施完善、功能齐全、师资较强的现代化幼儿园。这些教育设施为家乡教育事业的发展及少年儿童的培养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记者采访我时曾说:“能把一切不可为而为之,不是人人都可以经历、可以历练的,然而成功并不是遥不可及。”对,我没有什么超人的能力,更没有什么可以倚仗的背景,我只是相信,一个人的锲而不舍和发愤图强,就能够成就自己的理想。

图①在毕业典礼上讲话。

图②1975年,田树培出任俄亥俄州立大学百乐蒙工艺学院校长,受到俄州州长接见。

图③田树培为陈诚(中)做翻译。

图④田树培与田树培学校的学生。

图⑤田树培创办的美国加勒比海医学院校景。

图⑥田树培。

    《漫威蜘蛛侠》结局+DLC彩蛋内容介绍
    《漫威蜘蛛侠》通关彩蛋视频分享 通
    如何选择最适合的物联网平台
    抖音反超快手 短视频“双雄”接下来
    阿坝州农牧专家深入贫困村开展种养技
    应急管理部调度部署陕西宁强应急抗震
    浙江省农业职业技能大赛温州农机代表

本月排行